1 2 3 4

神話故事之長白山名字的由來

來源:白山市政府網 日期:2018-08-15 視力保護色:

  

  長白山古時稱為不咸山、“太白山”,清朝時滿族人稱之為白山(Golmin SanggiyanAlin)或“白頭山”,近代朝鮮半島人和日語中的漢字也都以“白頭山”稱之。長白山也以“白山”(指長白山)與黑龍江的“黑水”(指黑龍江)并稱,是中國東北的代名詞。

  最早記錄我國東北長白山的史籍是戰國和西漢初成書的地理書《山海經·大荒北經》。書中稱:“東北海之外,……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,有肅慎氏之國。”肅慎是東北的古老民族,活動在今延邊和綏芬河一帶。《后漢書·東夷傳》和《晉書·四夷傳》皆有“肅慎氏一名挹婁,在不咸山北”的記載。

  長白山有語言和文字留傳下來的歷史,可以上溯到最早也只有4000多年。在中國最早的一部地理學著作《山海經》中,就曾經有所記載。這部書傳說是大禹之子伯益所著,詳細地記載著其父大禹王治水時所經過之地。在蒙古語中是神仙之意,在東北居住的各少數民族----慎慎、沃沮、扶余、鮮卑、高句麗、蒙古、契丹等,都有對東北境內這座最大的高山景仰和神化,許多有關天女不孕而生的神話都寄托在這里,因此,都稱這座山為仙山。那部記載著域內域外名勝山水的先秦著作《山海經》,也便將長白山稱之為不咸山(即神仙山)。

  魏晉時期所著的《后漢書東夷列傳》中有記載曰:“昭帝始元五年(公元前82年),玄菟徙居勾麗,自單單大嶺以東,沃沮貊悉屬樂浪。”這句話是說,在漢武帝出征朝鮮之后,漢武帝之子漢昭帝于始元五年(公元前82)便將玄菟人遷居于高句麗之地,自單單大嶺(即長白山)以東的沃沮族、穢貊族皆歸屬于樂浪。這里的“單單”二字,與滿語中的珊延相近。珊延,即白色的意思;珊延大嶺,即白色的大山。

  在《北史列傳-勿吉》篇中又有記載:“漠河了南有縱太山者,華言太皇,俗甚敬畏之,人不得山上溲污,行經者以物盛云。上有熊羆豹狼皆不害人,人不敢殺。”與肅慎、女真、滿族,是同一民族,不過居地更稍北一些。這段話里是講,漠河國南境有座大山,指的就是長白山。

  在南北朝的其他書籍里(例如《魏書》《齊書》等),也常有“縱太山”、“縱白山”之稱出現。后來,又可在《唐書-東夷列傳》看到有關的記載:“漠河居肅慎地,栗末部最南抵太白山,亦曰徙太山,與高麗接。”可見,當時對長白山的稱呼極不統一,有的叫縱太山,有的叫徙太山、縱白山、太皇山不等。直到東北的契丹族和女真族定鼎中原,建立起遼王朝和金王朝之后,對于東北的第一座高山,才算出現了規范化的稱呼—長白山。

  在《契丹國志》中有記載曰:“長白山在冷山東南千余里.……禽獸皆白。”后來在《金史.本紀

  十五》中記載曰:“女真地有長白山。”特別要指出的是,在中原建立起金朝的女真族,一直把長白山作為他們的發祥地,經常要對長白山頂禮拜,以求保佑其國運昌隆,帝祚永延。金世宗完顏雍剛剛登基不久,就于大定十二年(公元1172)冊封長白山為興國靈應王,并命當時著名文人。翰林院修撰黨懷英修撰《封長白山為靈應王冊文》,文中極力把長白山神化起來說:“自兩儀剖析,山岳神秀各鐘于其分野。國將興者,天實作之。對越神休,必以祀事。故肇基王跡,有若歧陽,望秩山川,於稽虞典。厥惟長白,載我金德,仰止其高,實惟我舊邦之鎮……”文中把長白山稱之為神山秀岳,用“載我金德”“仰止其高”等最高的贊語來形容它,可見對這座塞外名山的崇仰恭敬。因此皇帝又于大定十五年(公元1175)在長白山北建立靈應王神廟,命大臣持節備禮并帶著這份《冊文》前去祭奠。

  到了清代,對于長白山的崇仰更是登封造極,不僅聘延文人為其編造了仙女吞朱果而生愛新覺羅氏之先人的神話;而且樹立柳條邊封禁長白山區為圣地,禁止民人進山放牧、狩獵和采參。清代的幾位有作為的皇帝康熙、乾隆、嘉慶都親自來東北祭禮其祖先的發祥地—長白山。他們雖然沒有登到長白山天池之畔,瞻仰其祖先的誕生之地,但有的已經到了周邊地區(吉林市的大、小船廠、開原縣的威山堡等地)。而且,還寫了大量的詠贊和祭告長白山的詩文。康熙有《望祀長白山》的詩和《祭千長白文》(兩篇),乾隆有《祭告長白山文》五篇,嘉慶有《長白山告祭祝文》二篇,寫得都是有聲有色,嘆為觀止的。康熙的《祭告長白山文》說:“惟神杰峙東,維協扶景運。疏江匯海,薦瑞凝祥。著靈異于萬年,溥蕃滋于庶類”。“朕惟國家受命凝庥,則山川百神罔不協瑞。矧溯興亡之跡,推翊運之祥,尢宜肇與明,誕加顯號。蓋自天作高山,形于歌頌,其來舊矣。惟神秀結東陲,澤均厚載,浚發三江之脈,廣延千里之區,極敷云泄雨之奇,宏濟物利民之用,神山異跡莫有與京。”乾隆所寫的祭告文章:“奧我清初,肇長白山。扶虞所錘,不顯不靈。周八十里,潭曰闥門。鴨綠、混同、愛滹三水出焉。帝用女天妹,朱電磁波是吞。爰生圣子,帝用錫以姓曰覺羅,而徽其稱曰愛新。是翦是除,匪安匪康,乃有葉赫、輝發、界藩。直到清末,安圖縣劉建封還向朝廷上折奏請曰:“長白山為我朝發祥之地,天生圣人,削平區域于萬斯年”,因此他建議上山重修神廟,以供俸長白山之神。經朝遷批準,這位知縣組織人馬四次登山察視,并攝下長白山名勝之地的照片40余張,歸后編成《長白山靈跡全影》影集呈奏于朝廷。歷代文人從金元到明清,以長白山為題材寫的詩歌、散文甚多,不勝枚舉,許多佳作,膾炙人口,現僅將各朝各代的代表作列舉出一二,以饗讀者。

  金代中期最大的文人趙秉文(1159--1233,字周臣),金大定二十五年(公元1185)中進士,官至禮部尚書,晚年歸隱故鄉河北磁縣,因家有堂名閑閑堂,因而自號閑閑老人,曾著有稱絕于一時的長詩《長白山行》:“長白山雄天北極,白衣仙人常出沒。王龍垂爪落蒼崖,四江飛下天紳白。匹馬渡江龍飛天,云起侯王化千百。至今甲第多屬籍,時清球馬爭馳突。錦韉貂帽獵春風,五陵豪氣何飄忽。前年北騎瞰中原,準擬長城如削鐵。群家兄弟真連璧,胸中十萬森戈戟。向曾論事天子前,漢庭諸人動顏色。心知不易一囚命,顧肯貪功事無益。西南方面應時須,帝日來前無汝易。從來十益不補損,三輔肖條半荊棘。瘦妻曉曳耙女扶犁,惟恐官軍缺糧給嗚呼瘡痍尚未復,且愿休兵養民力。老夫謬忝春官伯,白首書生不經國。佇公功成歸廟堂,再獻中興

  元代詩人王結(字儀伯,河北定興人,元武宗時中進士,順帝時累官至翰林院學士、中書左丞),在其所著長詩《遼東高節婦》中,也著力地描述了長白山:“天東長白近蓬瀛,縹渺仙人玉雪清。鳳去紫簫聲己絕,青鸞獨跨上瑤京。”詩中把長白山比作海上的仙山蓬萊與瀛州,說有玉潔冰清的白衣仙人常在山上出沒,這與歷代有關長白山的神話傳說是一致的。


責任編輯:丁蓮潔
觸碰右側展開
觸碰右側展開
福彩3d专家预测号码今天